我和癌症一起走过的日子

 
等到今天, 我已经等了很久。
 
今天电疗终于结束了。 但这只是开始。在未来的五年里,我要定时向医生报道。 也要定时去做扫描。还记得在我还没决定要不要接受治疗时,医生和我说了一句很风趣的话。他说,“要是你接受治疗的话, 我们必须观察你五年。”那是我心想, “五年好长啊。”然后医生再说,“要是你不接受治疗的话, 你就只有五年。”突然间, 五年好像很短。
 
还记得刚被医生通知我患癌后,在诊所不禁的大哭了一场。 那时真的很彷徨。“孩子怎么办?太太怎么办?家里怎么办?医药费怎么办?”这些是我脑袋里出现的问题而不是“为什么是我?”
 
在这几个星期里, 除了公共假日和周末,我都去治疗。治疗其实是不辛苦。可是治疗的副作用,那真的是让我生不如死。我的保险经纪有一个客户, 在三年前也是有和我同样的病例。他说,“要是知道有这样的副作用, 我宁愿死了算了。”可想而知, 那副作用是那么的可怕!
 
口干, 皮肤干燥, 健忘, 嗅觉和味觉不是全乱了不然就是功能全没了。这导致我无法进食。身体就逐渐虚弱。还记得有一个晚上, 凌晨2:40分, 我起床去上厕所, 小便到一半时, 我差一点晕了过去。“幸好”我以前晕过好几次,知道自己要晕了, 就马上采取应变措施。
 
在最后的三个星期, 我无法进食了, 我就靠着喝奶来维持自己。 所谓的奶, 不是你在超市买的那种, 而是有参药物的奶。其实听说很难喝得。可是因为我的味觉已经没有什么功能了,所以就对我又很小的影响。我也疲倦到要吊点滴了。
 
我也看过了中医。中医师说在电疗期间,他没有什么药给我。他劝我电疗后才去找他。我说每次电疗后,我都觉得很虚弱。医师说,“当然啦。电疗就好像每天被原子弹炸。你可以顶得了多久”?我听了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 
在医院里, 我看到一个大概是十岁的孟加拉小男孩。他也患了癌症。看得出他接受电疗和化疗, 头发也脱落了许多。 可是当他每次来接受治疗时, 他都是嬉皮笑脸的来。他使我觉得很惭愧和羞耻。 原来我连一个十岁的小孩都不如。
 
有时会觉得很沮丧。 冲凉时,有时候就蹲在厕所里,让水打在身体。很想哭, 可是却哭不出。有时候孩子的笑声能让我开心一下。 平时蛮怀念母亲的我, 很希望她还在。不是要她帮忙, 只是要她在我身边。 很想把自己变成小时候,坐在妈妈的腿上, 头靠着母亲的胸前, 觉得被保护和爱护的感觉。
 
看到太太为我操劳,真的很过意不去。我也没有给她过过什么好日子。 现在又变成一个负担。在这期间,也有朋友打电话或发简讯给我,向我问好。甚至在巴厘岛认识的新加坡朋友也打电话给我。CS和Tay就有来看我。CS还买了肉干给我呢!可惜我只能看不能吃。
 
医院的电疗师都是女性。他们人都很好。我的主治电疗师叫Sheryl。 她对病人的关怀使他们觉得治疗没有那么的恐惧。
 
还有一笔庞大的医药费等着我。虽然有医药保险支付一部分,可是还是不够。我的药是以 S$x/ml 来计算。我有一种口服的麻醉药。1ml是S$1.29. 医生配了100ml 给我。你算一下淡淡那瓶药酒花了我多少钱? 配药师还所价钱还没包括GST呢。再加上治疗后的药物和补品, 这也是一个很可观的数目。
 
我的副作用,好的话,半年内就可以回复85%的功能。搞不好的话,就是一辈子的事了。
 
虽然我知道这希望很渺茫, 但我希望这是我和癌症唯一的邂逅。
 
可是我一直告诉我自己。 我不是最遭的。 至少我还有被治疗的机会。我四肢还健全。有生命就有希望。未来的五年对我来说, 是非常的重要。我希望能看到孩子长大, 成家和抱孙子。
 
很抱歉,文章不是写的很顺畅。脑袋想到什么就写什么。
 
Advertisements

5 thoughts on “我和癌症一起走过的日子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